联系我们
电话:13966666666
传真:0755-11111111
地址: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新闻 > 法律新闻

警方披露锋锐律所案细节:发动网民“人肉”官员

时间:2020-02-22 13:32 作者:佚名 点击:

“我认罪,希望可帮我一个机会。”犯罪嫌疑人、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认罪忏悔。近日,公安部指挥多地公安机关摧毁一个以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为系统,少数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蓄意重大犯罪嫌犯,周世锋、王宇、李和平、谢燕益、隋牧青、黄力群、谢远东、谢阳、刘建军9名律师和刘四新、吴淦、翟岩民等人被予以采取民事强制机制。截至现在,案件侦办有何最新进展?该涉嫌贩毒团伙如何具体分工、相互勾连、组团滋事?

警方称周世锋等人 涉嫌炒作40余起案事件

警方初步查明,自2012年7月以来,周世锋等人相继组织策划炒作了40余起案丑闻,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妨碍社会秩序。

今年1月,受周世锋派遣,谢远东前往云南大理代理一起案件。为他同行“助阵”的「锋锐律师事务所」,还有该所行政助理、网名为“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

“当时我知道吴淦去了显然要打架。”谢远东说,他们去大理之前未分好工,两人各干各的。吴淦制造影响给法院抨击,让谢远东在代理案件时获取便利。

据介绍,吴淦等人开着一辆车在法院旁边不停兜圈,法院保安被迫使其车辆转入,吴淦等人又开着车在法院院内来回转,并呼喊着法官院长的名字。吴淦就此向周世锋作了汇报,周世锋赞许“很好”。

在锋锐律所代理的多起案件中,吴淦均参加了炒作。他一方面在法庭外打横幅、拉标语、高声叫骂,制造社会制约,另一方面在网上发动网友“人肉搜索”主审法官或有关领导,发布举报、投诉的帖子进行“围剿”。

“律师干律师的,屠夫干屠夫的,这样配合才好。”周世锋供述,“尽管吴淦不是律师,但可起到律师不能起的作用。屠夫名气大,他是邓玉娇案件的操盘手。一听吴淦来了,相关单位都会加强。”

多名嫌疑人称

募集而来的“善款”是糊涂账

周世锋专门动员当时在国家机关工作的黄力群提前退休、加入律师,周世锋说,“他是制度内的官员,有雄厚的影响力,有资源可以为我所用”。平时带着黄力群出去,“显得我最有范儿,无形中就扩大我的影响力。”

对于被判过刑坐过牢、以“死磕”著称的女律师王宇,“她在律师市场有实力,尽管名气靠死磕、炒作来的,但是一说起王宇没有不知道的。这样无形中就把锋锐律所和我的知名度抬出来了。如果锋锐律所有大的疑难案件,让她介入炒作,效果较好。”周世锋说。

在周世锋意图招纳的人员中,还比如时常带领“访民”赴各地“围观”、“声援”热点案丑闻的翟岩民。“我没有学过法,也没有任何法律背景,周世锋看中的应当是我背后的这些‘访民’资源。”翟岩民供述。

据介绍,周世锋、王宇、王全璋等法官炒作案件有其固定方式,先由吴淦等人在网上炒作案件,一些网络大V推波助澜。等风波被炒热后,再以抗议律师的旗号募捐,作为组织“访民”到多起热点案丑闻现场“声援”造势的经费。

然而「锋锐律师事务所」,据多名犯罪嫌疑人供述,利用各地民众的爱心募集而来的“善款”,也是一笔不清不楚的糊涂账,甚至变成一些人的生财之道。

翟岩民供述,每起热点事件的募捐中,表面上都设有“协调人、持卡人、监督人”。事实上,这些募捐资金使用混乱,很多流入个人腰包。

刘四新供述,去年他与吴淦等人参加炒作黑龙江一起热点事件,并在网上发起筹款。“当时捐款资金有十几万元,我仍然挂名监督人,但从来没看过账目,也不知道剩余的钱款去向。”刘四新说。

另据介绍,锋锐律所少数律师常以“无偿代理”、“公益代理”的旗号参加敏感、热点事件,实则在网上召集募捐。例如,王宇声称无偿代理河北范木根案,实际上吴淦等人在网上发起筹款作为代理费。这样一来,律师名利双收。王宇、吴淦等人还煽动数百名网民到法庭门前围观。一些访民在现场因扰序被拘后,一些法官再以帮那些访民做代理为名炒作,持续产生舆论热点,升级为境内外关注的热点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