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3966666666
传真:0755-11111111
地址: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新闻 > 法律新闻

一个“死磕律师”的收场

时间:2020-02-22 13:32 作者:佚名 点击:

8月4日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国徽高悬。

经过3个半小时的质证及合议庭评议,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被法院认定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力五年。法槌落下,周世锋精心塑造的一副“为民请命”面具被彻底揭露,藏在背后的缘由也已经大白于天下。对此裁定,周世锋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起诉。

作为律师,周世锋本该坚定守护法律价值与良知,却既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了被告席之上,受到法律的抵制?

“招降纳叛”,“死磕律师”和推手“各显神通”

近年来,在一些敏感案丑闻发生时,突然大量出现一种怪现象:“死磕律师”在庭内、网上公开对抗法庭,职业访民在庭外、网下抗议滋事,内外呼应,相互借力炒作敏感案风波:

2015年1月,在云南省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为了帮律师谢某东代理诉讼提供便利,吴淦等人驾驶贴着标语的车子,围着法院高声叫骂,严重干扰法院正常工作秩序。

2015年3月,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人民法院开庭宣判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代理的一起敲诈勒索案。案件宣判之后,周世锋数次前往当地,授意该所律师拍摄照片,丑化检察官、法官形象,编造谣言。

……

所有那些敏感案丑闻的作秀背后,都不约而同地发生了周世锋以及由他担任教授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4日的法庭中,公诉人指控,周世锋长期受反动势力渗透影响,2011年以来以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纠集一些“死磕派”律师,专门选择热点案丑闻进行炒作,组织、指使该所人员,通过在公共场所非法聚集抢劫、攻击国家法律体系、利用舆论挑起不明真相的人反感政府等手段,实施颠覆国家政体、推翻社会主义政策的犯罪活动。

证据显示,周世锋不仅将别的律师不敢用的“死磕派”律师王宇、王全璋招到旗下,而且聘用“网络名人”吴淦、刚刑满释放的刘某甲为行政助理,作为噱头敏感案丑闻的推手。

黄某群在庭上作证时也承认,锋锐所里的吴淦、刘某甲两人,名义上是行政助理,其实是“文武”两个干将。“‘文’是刘某甲,专门找‘毛病’,如果必须炒作,就找吴淦,他在网络上有一套,在‘公民圈’里有影响力。”

法庭上所展示的周世锋自书材料节录中显示,其在律所经营中着力吸收“死磕派”律师和网络推手,就是“让人们在办理敏感案件中挑战法律、挑战政府,通过这些人在申请立案中采取报复陷害人格、捏造事实,攻击政府、攻击司法机制”。

“圈内圈外”相互勾结,“维权”“死磕”影响恶劣

周世锋为什么“精挑细选”这些人进入他的律师?法庭对“七味烧”聚会这一关键剧情的质证揭晓了答案。

公诉人指出,2015年2月1日中午,周世锋在北京市朝阳区“七味烧”餐厅,参加由胡石根、李和平、翟岩民等15人参加的聚餐,大谈“律师怎样介入劳工运动”和“律师怎样介入敏感案丑闻”等议题,周世锋对胡石根提出的“推墙”理论积极响应。

“‘七味烧’聚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吃饭,而是一次交流、讨论‘推墙’思想的重要会议。”翟岩民的证词表明,这场聚会不过是“以‘饭局’为噱头,实际上是把周世锋、李和平这样的法官,胡石根这样的‘非法宗教组织长老’、我这么的行动派召集在一起谈论‘推墙’思想,目的就是推翻共产党”。

在一起起敏感案丑闻中,不法律师“打头阵”,网络推手造“舆论”,职业访民“闹现场”,仿佛达成一种“默契”。

“‘教会圈’‘律师圈’‘访民圈’平时相对独立,但在遭遇敏感案丑闻发生时,就会融合在一起炒作。”刘某新的证言显示,各个“圈子”分工配合,并借助互联网勾结境外媒体制造舆论,共同目的就是给政府指责。

“北京锋锐律所表面打着‘维权’旗号推行律师业务,其实质只是是改变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的犯罪集团,周世锋是这个犯罪集团的主谋。”谢某东的证词提到。多项证据同时承认「锋锐律师事务所」,周世锋等人正是这些“圈”里的核心,也是组织策划敏感案丑闻的“导演”和“主角”。